唐代茶画一览

唐代茶画:《调琴啜茗图》 《调琴啜茗图》周昉,字景玄,又字仲朗,京兆(治今陕西西安)人。出身显贵家庭

唐代茶画:《调琴啜茗图》

《调琴啜茗图》周昉,字景玄,又字仲朗,京兆(治今陕西西安)人。出身显贵家庭,先后官越州、宣州长史。工仕女,初学张萱,多写贵族妇女优游闲适的生活情景,衣褶劲简,容貌丰肥,色彩柔丽,颇为当时宫廷和士大夫等所欣赏。他是中唐时期的人物画家,并擅作佛道宗教画,创作有民族风格的“水月观音”。雕塑者亦仿效它,称为“周家样”。兼肖像,有兼得神情之誉。亦能画鞍马、鸟兽、草木。相传《挥扇仕女》是他的作品。

周昉的《调琴啜茗图》现收藏于美国的约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此画描绘了美丽而慵懒的宫廷贵妇们调琴、听乐、品茶的悠闲生活。图中五人,从姿态一看可见三主二仆,有一人抚琴,二人倾听。其中一身着红装的执茶盏于唇边,注视着抚琴之人;另一位贵妇在旁侧首遥视,两人的注意力重点,造成了一种屏息静听的气氛。除这三位肌肥体腴的贵妇之外,另有两位女仆,分别在抚琴者与侧首者旁侍茶。仕女们衣着色彩雅研明亮,人物丰腴华贵,反映了唐代人崇尚丰肥的审美观,而且可见茶饮从唐代开始已经成为绘画的大师们青睐的题材,它与博弈、调琴等高雅的活动一起,成为宫廷仕女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唐代茶画:《烹茶仕女图》

《烹茶仕女图》原画未见,唐代张萱(生卒年未详)绘。着录于北宋《宣和画谱》卷五。清代陆廷灿《续茶经•茶之图》在“历代图画名目”中亦有记载。

《宫乐图》亦称《会茗图》,是唐代传世的名作之一。作者未详。绢本,立轴,设色。纵48.7厘米,横69.5厘米。此画描绘了唐代宫廷贵妇们聚会品茗、奏乐的场面。图中12人,或坐或站于长案四周,其中有弹琵琶者,吹觱篥者、吹笙者……画面左边另有立者二人,居上者持拍和乐,居下者侍奉茗饮。长案正中置一大茶海,案台上四周以茶海为中心,分别摆放着两只八瓣花形带有座子的果子盘,十八只六瓣花形碟,五只双耳环,四只茶碗。另有两只茶碗正在两仕女的手中,一位平端待饮,一位作一饮而尽状。茶海中有一长柄茶勺,一女正操勺,舀茶汤于自已茶碗内。仕女们有的边啜茗边听乐,有的在轻声交谈,有的摇曳手中的团扇。雍容自如,悠然自得,恬静宜雅的宫廷贵族生活瞬间凝固在画面上。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采录此画,并平述曰“旧题宋人绘,又作元人绘。其实妇女衣服发式,生活用具,一切是中晚唐制度。长案上的金银茶酒具和所坐月牙几子,以至案下伏卧的狷子狗,无例处均属中唐情形,因此本画即或出于宋人摹本,依旧还是唐人旧稿。”该画今已成为考稽中晚唐茶事的珍贵资料,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唐代茶画《煎茶图》


煎茶图》唐代张萱(生卒年未详)绘。横卷在后两组人物之间穿插一女童转首蹲着扇火,绢书。张萱工人物仕女画在后两组人物之间穿插一女童转首蹲着扇火现有《虢国夫人游春图》及《捣练图》之宋摹本传世。《捣练图》分三组现有《虢国夫人游春图》及《捣练图》之宋摹本传世。《捣练图》分三组,描写贵族妇女捣练、絡线、熨平、缝制等劳动情景绢书。张萱工人物仕女画在后两组人物之间穿插一女童转首蹲着扇火现有《虢国夫人游春图》及《捣练图》之宋摹本传世。《捣练图》分三组,她一边挥扇一边回头欲语绢书。张萱工人物仕女画是为《煎茶图》。原画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明代张丑《清可书画舫》卷八著录。

唐代茶画《萧翼赚兰亭图》


《萧翼赚兰亭图》唐代阎立本的《萧翼赚兰亭图》是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最早的茶画,它保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初唐的阎立本,其绘画体裁广泛,凡宗教、人物、车马、山水无不囊括,而尤其擅长人物肖像及人物故事,并以描法细腻、色彩高雅、线条灵活而著称。《萧翼赚兰亭图》画面描述的是唐太宗为了得到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写的《兰亭序》,派谋士萧翼从辩才和尚手中骗取真迹的故事。这一故事本载于唐人何延之的《兰亭记》中,而阎立本正是根据这个故事创作的。

据载,唐太宗酷爱王羲之书法,得知那件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藏于会稽辩才和尚处,遂降旨令其入宫。辩才心存戒心,一口否认,太宗只得放其归去,并令萧翼智赚此帖。萧翼乔装打扮成一介书生的模样,带着一些王羲之父子的杂帖,来到辩才和尚的寺庙,谎称自己是从山东来的,偶从此处路过,和尚便留在寺中留宿。萧翼知识渊博、谈吐风趣,辩才和尚十分欣赏萧翼的才气,两人“即共围棋抚琴,投壶握朔,谈说文史,意甚相得”,辩才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并引以为“知已”。萧翼谈及书圣王羲之的书法,夸称自已随身所带的帖子是世间绝好的藏品。辩才说“这不足为奇,贫僧藏一绝品《兰亭序》”。并取给萧欣赏。萧牢记藏所,次日会同地方官到寺中取得“兰亭”真迹回长安复命。

《萧翼赚兰亭图》纵27.4厘米,横64.7厘米,绢本,工笔着色,无款印。该画后面有宋代绍兴进士沈揆、清代金农的观款,还有明代成化进士沈翰的跋文。画面上,机智而狡猾的萧翼、厚道淳朴的辩才和尚,其神态被描绘得惟妙惟肖。画面上的老僧辩才约八十高龄,面目清癯,手持拂尘,前倾之身坐于禅榻之止。辩才和尚的位置处于画面的正中,与对面的萧翼正侃侃而谈。萧翼恭恭敬敬袖手躬身坐于长方木凳之止,似正凝神倾听辩才和尚的话语。一侍僧立于两者之间。画面的左下角为烹茶的老者与侍者,形象明显小于其他三人,老者蹲坐于蒲团之上,手持“茶夹子”,正欲搅动茶釜中刚刚投入的茶末,侍童正弯着腰手持茶托盏,准备“分茶”(将茶水倒入盏中)。另右下角有方茶桌,上面放着茶碾、茶罐等器物。

这幅画描绘了佛门中以茶待客的情景,再现了千多年前烹茶、饮茶的部分细节,其形象生动而妙趣横生。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6-28 11:3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