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文学大师的茶趣

古人把享受闲暇看得很重,“偷得浮生半日闲”,确乎是滚滚红尘中极为难得的。茶因为其中大有意趣,从唐宋开始,上层社会精英人物趋之若鹜,文人士大夫爱之好之,品饮的同时歌之咏之,嗜之如命,各逞才思,创造繁育出如此丰富多彩的茶文化。 茶,是中国人的尤物。梁实秋在《喝茶》中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茶。


古人把享受闲暇看得很重,“偷得浮生半日闲”,确乎是滚滚红尘中极为难得的。茶因为其中大有意趣,从唐宋开始,上层社会精英人物趋之若鹜,文人士大夫爱之好之,品饮的同时歌之咏之,嗜之如命,各逞才思,创造繁育出如此丰富多彩的茶文化。

茶,是中国人的尤物。梁实秋在《喝茶》中说,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茶。

鲁迅对品茶有独到见解。他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不过,要享这‘清福’,首先就须有工夫,其次是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2004年在一次拍卖会上,鲁迅收藏的清宫贡品茶膏,现身公众面前,震撼了茶界,对鲁迅喜欢品茶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对于喝茶,“苦茶庵”老人周作人更是有独特的体会。他说:“喝茶当于瓦屋低窗下,清泉当渌,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对品茶感受,可谓独得其妙。

老舍认为“喝茶本身是一门艺术。”他喜欢一边喝茶一边写作,如果没有茶,喝多少水都觉得不解渴。出国或外出体验生活,都不忘随身携带茶叶。饮茶,可以说是老舍一生的嗜好。他在《多鼠斋杂谈》说:“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

郭沫若喜欢喝茶,11岁就写下了“闲钓茶溪水,临风诵我诗”的句子。1942年他写剧本《孔雀胆》中,借主人公的口,说出自己的泡茶心得:“在放茶之前,先要把水烧得很开,用那开水先把这茶杯茶壶烫它一遍,然后再把茶叶放进这壶里面,要放大半壶光景。再用开水冲茶,冲得很满,用盖盖上。这样便有白泡冒出,接着用开水从壶盖上冲下去,把壶里冒出的白泡冲掉。这样,茶就得赶快斟了。”

巴金喝茶用白瓷杯,抓把茶叶,用开水一冲,就开喝,味道自然一般。而且,他喜欢把茶叶丢在书柜里,这样,茶水就有了油墨的味道,外人实在难以下咽。

制壶大师许四海看到巴金如此喝茶,就送了他一只自制的仿曼生壶,还专程从家里带了一套紫砂茶具,为他表演茶艺。一经大师之手,香味早已弥漫,巴金喜不自禁,一边喝一边感叹:“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大师的话,说香就香了!”一口气喝了好几杯。可见,好茶配好器,相得益彰,方得饮茶之趣!

茶,是文学大师创作的作料,于喝茶中,可窥见他们的生活情趣。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4-30 16:5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