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读书:作业真的很重要!

以前总是听说中国学生是最勤奋的,而美国人都不怎么爱学习,所以学习很次,中国是个人去了就可以称王------可等我真的到了美国以后,发现那些说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美国的高等教育比中国还应试,美国的学生平均学习刻苦程度是中国学生不能比的。”一位留学生在谈到美国大学的学习生活时如是说。

在去美国之前,我想大部分国人和我一样认为,美国的教育都是人性化的教育,教育方式和观念都以人为本什么的。感觉美国的教育都是让学生一边玩,一边学,一点也不痛苦,学生有很多课外业余爱好。总之一句话,他们是素质教育,我们是应试教育。而在好多人眼中,美国人都不怎么爱学习。学习很次,中国是个人去了就可以称王等等。到这里学了以后,发现以前感觉的完全是错误的。美国的高等教育比中国还应试,美国的学生平均学习刻苦程度是中国学生不能比的

我这学期学选了3门课,分别是经济学家数学,高级微观经济学,高级计量经济学。

在开学初我在网上买的课本(这里的课本特别的贵,我都买的二手的书,还都100多美元一本,有的学生买不起干脆复印),需要运送几天,所以头一周,没有看书。微观经济学一上来为了检测我们的数学基础,就给我们发了一张数学卷子,里面涵盖了本科阶段所有的数学课程:微积分,线性代数,概率论和数理统计,而且几乎每个知识点都有。

我由于大二学完数学到今年6年没有用过,所以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在周末两天草草看了一遍4本数学课本,然后比猫画虎的把题做了。当时听老师课上意思就是看看同学的数学水平,不怎么重要,就当作业留了。

在我的观念里,到了中学,尤其是高中,因为学习的比较难了,作业是可以不做了,严格说是不会的可以不做的,因为老师不收,大家在家只要努力做了,做不出来没关系,第二天老师会在课上讲。所以作业都是良心活,好学生都自觉完成了,实在不会的就放着。

我开始还是拿这个观念去对待美国老师的作业。当时看完书已经晚上10点多了,第二天要上这门课,我本来认为估计老师上课对对答案,有问题问问就可以,估计没做完也没事。不过我还是凭着国内学习养成的老师给的良心活必做的习惯,坚持把题做完了。当时写到了半夜2点半多,其中好几次想放弃睡觉算了,不过最后还是写完了。

我当时还说第一周就写到半夜两点半,当时觉得以后不会这样,这是我自己给自己施加的压力罢了。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上课,老师就真都把作业收了,亏了我把卷子都写完了,否则就傻眼了。当时老师说收的时候,我心想还真收啊?后来逐渐才明白原来美国作业是计成绩的,每次作业都会给你按照对错打分,记出成绩,最后和所有平时考试期末考试一起算最后的总成绩。

而且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题你要是不会做,你不写,或者写错了,你就不得分,最后就会影响你的总成绩 。在中国是,平时允许你犯错,允许你不会,你不会可以空着,听老师讲,最后考试时会做就可以。因为从高中以后学得就比较难了,作业有不会做的很正常,老师是允许的。但是在美国就不一样了,老师每周都会给你留一大堆作业,你在下周上课前要交上来,如果有不会的,你要在交作业前去自己去问老师,老师不会在课上给你讲的。如果到交作业时还没有问老师,因为不会不做或者做错了,那么你就要承担这个责任,老师不会因为你实在不会就手下留情的,你的作业就会被扣分。每次作业老师都会记录的,最后会一起给你算总成绩的

这样每周的作业都相当于一次考试,因为得的分数直接影响你最后的总成绩 。第一次数学作业我和我们系的那个中国同学就因为没明白留没留作业而没交。我们当时下课还问了留没留作业,老师说没留。结果第一次就没写也没交,好在好几个同学都没听懂,老师允许我们在第二天10点之前补交就可以。

最痛苦的是第一次计量经济学作业。计量经济学是我们这里面最难的课,基本就是统计学在经济学中的应用,而且这门课是最近几十年才兴起的,国内教得很浅。虽然我本科学了经济应用统计学,数理统计学,计量经济学,三门统计计量相关的课程,但是学得实在是太浅了。以至于我一值认为统计学是门比较好学的课程,因为我所学的统计学无非就是求求平均数,方差,各个统计指标,指标体系,即期,长期,同比,环比,GDP,GNP这些概念,最后最难的就是用最小二乘法求一求线性回归。而且公式都是现成的,背背就可以了。计量无非就是多个误差项。数理统计就是求一求假设检验,都是程序化,模式化的东西。

但是在申请美国大学的过程中在论坛经常听他们说外国的经济学要求数学非常高,其中最难的就是计量经济学,还有统计学。数学和统计学最好申请,因为太难,外国人没人去学。当时还不理解,为什么统计学这么难学,现在终于知道了。我们老师用了1堂多课就把前4章讲完了,前四章就涵盖了我本科学的最难的一元线性回归和假设检验的所有内容。然后就留作业了。

到快交作业的前几天,我才拿到课本,于是赶紧做。由于本科学的早就忘光了,而且当时学数理统计的那一学期前半段出去背英语了,后半段给系里做网站呢,那个老师又是个研究生,声音很小,彻底听不见,所以也就是到最后才把书看了看,然后按照背过的那个假设检验的程序做得期末考试题,就这样还过了,所以没有怎么理解检验的机理,而且那门课讲了很多随机分布,正态分布,t分布,卡方分布,F分布等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也就是记住了这几个名词可以去跟没学过的吓唬吓唬人。但这都是检验的基础,所以心里一直觉得这一部分没有学扎实。以至于我在工作的四年中晚上经常做同一个噩梦,就是上大二最后一学期要考数理统计时,我什么都不会,非常焦虑的情景。当时每次我都自己对自己说你已经上班了,以后不会再有考试了,这个情况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了,这只是梦。但是还是一直在做这个噩梦。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18 01: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