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汪涵:良知—自掏465万保护万种华夏乡音

“方言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它消亡的速度令我们很惊。”7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见到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的时候,他正在化妆前等待拍摄一组广告,他的左眼充血得厉害,却还是瞪大着眼睛,道出每十天消亡一种方言的近与惊。

2009年9月21日,北京,汉唐乐府学术与文化产业论坛上汪涵担任主持人。 东方IC 资料

“方言离我们的生活很近,它消亡的速度令我们很惊。”7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见到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的时候,他正在化妆前等待拍摄一组广告,他的左眼充血得厉害,却还是瞪大着眼睛,道出每十天消亡一种方言的近与惊。
日前,他发起了一项方言调查“響應”计划,由他一人出资465万元,该计划将用5-10年的时间,组织10支调查研究团队,对湖南53个调查地的方言进行搜集研究,用声像方式保存方言资料,进行数据库整理后捐给湖南省博物馆。
众所周知,他是湖南卫视收视率王牌综艺节目《天天向上》的制片人兼主持人。今年3月底《我是歌手3》直播里,汪涵在处理孙楠宣布退赛的那七分钟,被称为主持人教科书式的一役。
如今,相比灵光一现,汪涵想抓住些更切近和踏实的东西。或者说比起进传媒教科书,他更想让自己的努力进入博物馆,“湖南博物馆显示的是当地文化,那一定不只是纸上的字画或青铜器上的纹饰,还有语言。”
少时模仿他人的乡音,他发现能迅速消弭距离感。
他说自己是“江湖混血”,因为父亲是江苏人,而母亲是湖南人。说起父亲去湖南支内结识母亲,他发现儿时的左邻右舍就是个方言大熔炉,当时他就觉得,“多学一种方言,就可以多交些朋友。”
他常常与台上的嘉宾自然而然说起方言,似乎以此切换到同一频率。
后来,他有了孩子,他希望以后能带孩子去做方言的田野调查,采集那些一成不变的声音,以及声音背后所承载的乡土文化。
他偶尔逗趣说,“说不定我们把方言调研的数据做成一张芯片。即使太阳系没有了,说不定以后可以把它输送到其他星系里。”
这种天马行空像极了他少时琢磨不定的志向。他说想过当解放军,后来发现不用牺牲,好像不靠谱;想过师从父亲做建筑师,但他觉得盖楼时间太久也没意思;他甚至想过当门客,每天跟着公子出去玩乐,但又发现公子出事了还要跟着连坐。
不过,他现在只想安定地做好这件事,他说只要开始做了,就已经在成功的路上。
年逾不惑的他很忙,早说好37岁退休,却不见消停。言语间,他嚼下一口槟榔,对着化妆室内的镜子挑了下眉提振精神。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6-29 15: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