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励志散文《花与叶子的爱情》

 


雪漫天飞舞,绵延的山峦在雪的世界里向远方延伸着。一切好像没有了尽头,触目皆是一色。

“风,雪太大了。”梅声音弱弱的,看着风说。

风看着娇小的梅,心里疼痛无比,梅的喘息清晰可闻,他知道梅累了,可在这大雪飘飞的山上哪里有可以歇息的地方呢?

“梅,你累了,我抱着你走。”风放下梅的手,不容她说话,就一下子将她抱起来。

“放下我好吗?你也累了。放下我吧。”

“我不累,我们要尽快走过这座山。梅。”

梅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风的怀抱是温暖的,还有那颗和自己一样跳得猛烈的心,更有风男人的气息让她眩晕。

高大的风怀抱着娇小的梅往前走,虽然是在飞雪的世界里,可梅的幽香依然钻进了他的鼻子更钻进了他的心里。

认识梅的时候,风是在山城的街道上。

梅云淡风清的从街的拐角转过来,像是一朵移动的素色花朵,一下子吸引了风的目光。在他的生命里还不曾有过被打动的快乐,这一刻他清晰地感到了一种莫名地快乐在心底里蔓延。他想:她如果真的是花,那就让我成为爱她的叶子和她一起生长凋落吧!

梅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幽香飘荡在空气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望过来,让他有些窒息,他努力地让脸上浮着笑,因为只有笑才能掩饰他的慌乱和爱慕。

风看着梅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以外,心里蓦然涌上了一股惆怅,但他无比相信以后还能遇上这个像花样的女子。可此时,他站在繁华的街道上忽然觉得好孤独,甚至感觉到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冷。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会这样,以前一直都没有过的感觉,此时却纷沓而来了。

“风,放下我吧,雪越来越大,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躲一下。”梅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

“梅,没有地方可以躲了。”风看了看周围,无奈地说。

十月的云贵高原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雪呀!?风以前看过书上关于这里的美丽,也听过雪的温柔,现在眼前的群山和风景一片迷茫,看来徒步走过这座山的计划要搁浅了。

风雪没有停歇的意思,越来越大,气温也开始下降,整个山似乎只是瞬间就被白色覆盖了,越堆越厚。

“风,我们回去吧?我觉得好怕。”

“好!回去。别怕,有我。”风也觉得这样走下去很危险。

他们开始向来时的路退回去,风渐渐感到吃力起来,梅在怀里越来越重。他咬着牙坚持着,一步一步向前走。

“放下我,风。”梅感到了风的疲惫。

“梅,我们要快快下山去。“风隐隐感到了雪对生命的威胁。

“好。”

风放下梅,紧紧地拉着她手,看着梅,雪在梅的发间眉上堆积了些,风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的预感一向很灵,曾经引以为傲,现在却无比讨厌预感了。曾经看着梅的背影,他相信他们会相见,那么现在呢?他不由呆了呆。

“我一定还会和她见面的,一定。”风在心里这样想,那个花样的女子注定会在自己生命里开放。

风看着阳光洒满的街道,人来人往,他相信有些故事就是在这样里开始和结束的。

也许他们注定是有缘分的,梅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印证了他的预感,也揭开了他生命的篇章。

“风,这是梅。”姑姑说。

姑姑的家里,梅依然像花样开放着自己的美丽,让风的心神摇曳。

老套的故事竟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直以为相亲是可笑的,可经不住姑姑的怂恿还是来了,意外的是见到了梅,风不由从心底感叹人世间的诡异和不测。

“风,你陪梅说话,我去买菜,中午一起吃饭。”姑姑笑着说。

“不用了,阿姨,我坐坐就走。”梅轻声慢语间,有意无意地向风笑了笑。

“那不行,来我家不吃饭怎么行,不然你妈不说我才怪。”姑姑乐呵呵地说。

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得脸上挂着笑,心里早已乱了方寸。一向自许从容的他,清晰地感到了自己的慌乱。

“听阿姨说,你很优秀。”梅说。

“优秀?姑姑就会乱说,没有那回事。”风的脸红了起来。

“听说你很好学。”梅轻笑。

风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自己,他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经不起那样的说法,他觉得那是给自己的沉重,他经受不起,他喜欢自在地活着,即使很卑微。

“你不喜欢和我说话吗?”梅问。

“不是。”

“那怎么不说话?”

风看着梅,娇小的梅正望过来,眼里的一抹温柔闪过,正被他捕捉到了。他感到一丝温暖轻轻地在身体里升腾。

俩人开始试着交谈,也许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很快就说到了一起。他们很愉快地度过了相亲地时光。分别的时候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风,你在想什么。”

“哦,没有,没有什么。”风拉着梅的手向前走。

雪铺天盖地,风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那个预感再度升起来,他摇了摇头,心想。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也要走出去。

“风,雪这么大了,我们能走出去吗?”

山峦绵延伸展着,一片白茫茫的,回首看过去,刚刚走过的路上,哪里还有足迹?雪好大呀!风的心里瞬间收紧。

“能,一定能,有我。”他忽然很想笑。“哈哈哈!”笑声在山峦间回响着,渐渐飘向远方。

“风,你怎么了?”梅感到了恐惧,她后悔起自己的主意,徒步走过这座山,现在想来何其荒唐和可笑。

“没有什么,忽然觉得想笑了,真的,我按不住这样的感觉。”

“那就笑吧!”梅向风靠了靠,她似乎感到从风高大身躯传过来一股力量。她不由也有想喊的感觉。

不久前还能看到别的颜色,现在都已经被白色吞噬了,天上地下都是一色,风感觉这一切像凭吊着什么似得。??走,不能停,一直走下去,停下就意味着死亡。风这样想。他们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梅,你冷吗?”

“不冷。”

两个人对这次旅行做了充分的准备,风背上的包里装满了旅行必须品,可他们没有想到天气会如此变化。风想,这个世界真是变幻莫测的。也许人世间的诸多遗憾就是这样产生出来的吧!??

“风,雪什么时候能停呀?”

“我也不知道,总会停的。来,加油走吧!让我们这次浪漫之旅在我们的记忆里刻上生死与共的美丽。”

“风,我爱你。”

“我也爱你。”风紧紧握着梅的手说。

风听见梅说这句话时思绪不由又飞了起来。

认识了梅后,每个周末,风都会精心将自己装扮一番,本就高大的风,在修饰后更是俊朗。无论他们一起走到哪里,他们身上的那份静、那份超然都会引来路人的赞叹。

“看人家那对,多般配呀!”

“嘿!我怎么不长成人家那样呀,看看,多好。”

他们那时常常会相视一笑,在相视的那一瞬间,眼神里他们都看见了彼此的满足和幸福。

“风,我们结婚吧。”在他们认识一年后的某个夜晚,梅坐在沙发上说。

“好。”风看着沙发上的梅,安静美丽,心里涌上想拥抱梅的冲动。

轻风从窗外飞进来,吹拂过风的脸庞,掠向梅,梅正眼睛亮如星辰的望过来。风站起来,走到梅的身边,伸过手,梅站起来,四目相对。

“我们跳个舞吧。”梅说。

音乐里,风拥着梅轻轻地随着旋律舞动着,梅的气息甜甜地飞进他的鼻子,他的心跳猛烈起来。他湿润的唇印是梅的唇上,像经受了闪电一样,两个人久久没有恢复神智。

音乐依然轻缓,他们慢慢地分开,带着刚刚的热情,又舞动起身躯。

“风,我呼吸好难。”梅脸色阴暗。风早已感到呼吸艰难了,他一直坚持着,因为他知道这时候一定不能气馁,否则真的走不出了。

“梅,你试着迈步前调匀你的气息,然后闭上嘴,我们慢点走。”

山路上没有车辆,只有他们在风雪里艰难的行走。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18 18: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