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文创市场仍显稚嫩

两年前的一天,得知我将赴台北故宫参观,编辑部里有几位记者兴致高涨:“主编,可以给我们带纪念品吗?”
对于出差乃家常便饭的媒体从业者而言,能让他们主动开口索礼的,绝非寻常之物。
只因彼时,一款名为“朕知道了”的胶带正当红——康熙皇帝批阅奏折时的习惯用语,被印在各色纸质胶带上,在中国大陆,俨然成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代名词——最终我带回北京的礼物,除了众人心心念念的胶带,还有翠玉白菜钥匙扣,东坡肉石小摆件等等,有趣的衍生品确实不少。


在我过往的工作经历中,每到一座城市,参观当地博物馆,购买画册与选购艺术商品几乎是必备功课。十余年下来,积累一定数量之后,难免会有比较:各家的馆藏体系、导览线路、讲解资料自然是观察重点;而诸如出版物、公共空间、餐饮休息区、艺术商店等参观之外的配套服务,亦是我在意的内容。
单论艺术商店一项,欧美及日本的许多博物馆远远走在中国前面。以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为例,除了明信片、冰箱贴、鼠标垫、钥匙扣、马克杯这些常规礼品外,T恤、鞋帽、背包、雨伞外出行头一应俱全,还有为绘画爱好者准备的画笔、颜料盘、写生本等专业画材,观众甚至可以预定能够精确还原梵高油画肌理的3D打印版画——梵高作品中星空、麦田与肖像的点彩世界,从展厅延展至商店,浑然一体。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8-01-21 20: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