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猫团队专访:糖猫T2的辐射值只有iPhone的1/300

在糖猫一代仅仅销售了半年之后,糖猫就推出了加入了单项聆听,防水浸、讲故事功能的糖猫T2,是一代不尽如人意还是二代另有意图。从这次与糖猫团队的对话之中,你会对糖猫了解的更多。

在智能穿戴拿下新时代智能硬件的“第一滴血”之后,手表作为智能硬件的先锋也逐渐衍生出了适用于不同人群的设备。如今儿童安全市场俨然已经形成了不小的产业。但经历了一两代发展之后,儿童手表的未来怎么做,成了从业者需要不停思考和尝试的难题。

而做儿童产品最难的是,怎么协调儿童和家长两者的立场,既让孩子能够喜欢,又让家长觉得有用。一拍大腿就能做出来的产品都不是好产品,可以说目前市场上还没有产品能够真正定义儿童手表的标准。 糖猫这个产品也仍然在摸索和尝试。

在糖猫一代仅仅销售了半年之后,糖猫就推出了加入了单项聆听,防水浸、讲故事功能的糖猫T2,是一代不尽如人意还是二代另有意图。从这次与糖猫团队的对话之中,你会对糖猫了解的更多。

糖猫.png


本次采访对象为糖猫创始人吴滔、糖猫合伙人李健涛、糖猫市场总经理李良。

小编:为什么这么快就推出新产品?是对上一代产品的迭代吗?

李健涛:两者是不同的产品线,糖猫T1面对的是学龄前儿童,在用户反馈中我们发现上小学一到三年级的儿童和学龄前的需求差别很大,所以我们在4月底的时候决定做面向这部分群体的糖猫T2。

我们研究了儿童领域品牌乐高,发现乐高会1-2岁就细分出一个市场。它大的细分是3、6、9、12岁。如果再细可以拆到1+、2+、3+、4+这样的程度。在不同的年龄段,乐高的产品都有不同的特点。

小编:T2里面有一个单向的聆听功能,这个功能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监听,有一些产品有,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吴滔:在最初我是这个功能的坚定反对者,我觉得这玩意儿侵犯别人隐私,后来被说服是因为一次在吃饭中别人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你作为一个厂商是站在谁的立场说话,是家长的立场还是孩子的立场。从儿童隐私去分析,其实在家长来说他没有“隐私”的,因为在18岁以前家长基本上有百分之百的监护权

反过来讲,一个老师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在给小朋友讲课为什么他怕监听?如果一个老师行为粗暴,更需要有一些监督的机制来威慑他。如果陷入“坏老师只是一部分,好老师也是有的”这样的讨论,反而使得我们立场不是很清晰。
我觉得有道理,不是鼓励监听,而是作为一种威慑力。老师具有一定权力,但权力则需要别的力量来监督制衡。当然有一些限制,比如不能太长时间监听之类的。

小编:那对于这种有争议的功能一般是怎么处理的?

吴滔:从个人立场出发的话永远也争论不完,最后还是要站在使用者和服务者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情,最后达成的共识是站在孩子的角度,不去恶意侵犯别人的利益就好。而且我们会收集测试群的意见,如果反响很热烈而且受到好评的话,就会考虑加入进去。

小编:一个功能的提出到最后敲定加入是怎样的?

李健涛:在互联网上做产品和传统的产品方案并不一样,现在我们做产品比较简单,想到什么功能先内部讨论一下,然后发到测试群里,测试用户体验过后会给你很多很有用的建议,改进之后再发布,一个功能就这么做出来了。

大的产品战略是需要我们认真规划的,现在有好多内测用户群体都非常活跃,要做一些产品方面的探讨,并不艰难,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大家投票。小规模的可以做内测用户的测试就好了。

小编:T1的销售状况如何?T2呢?今后是看中线上还是线下渠道?

李良:T1一卖了10万台左右,T2目前单月5万台,现在卖的最好的牌子大概是单月10万级别,也是我们希望年底能达到的目标。

儿童手表真实销量来看的话,线上和线下的比例大概是1:1。而我们观察到的真实情况是,儿童手表的线下销量差不多占这个行业的80%,这是真正销售额,线上能刷单就不说了,线下,糖猫有运营商、有零售的特征,我们就做了百城千店计划。

小编:为什么糖猫T1的时候只是生活防水,而到T2才做防浸水

吴滔:其实之前在做T1的时候走了弯路,最开始考虑T1的时候没有考虑过防水功能,像手机支持防水防尘功能的也不多。在我们内测的时候,有用户反映孩子洗手的时候不会摘下来,尤其是在幼儿园。所以在内测差不多一个月的过程当中,紧急对T1做了防水性能的提升,T1防水防尘等级能够做到IP64。

而T2从最初就考虑了这个问题,防水级别达到IP66,泡在水里半小时完全没有问题,取出来晾干继续正常使用,即便在水里打电话发语音,该怎么用还是怎么用,除了说话声音有点发闷之外。

小编:对于孩子来说,辐射是个让家长很敏感的问题,糖猫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

吴滔:日常的电器都会有辐射。尤其是电子产品,但是待机时的辐射基本是可以忽略的。打电话的时候辐射一定是最大的,这是因为GSM的协议约定,第一次连接的时候是要用最大功率去发射。

这时候有两个业界认为的比较权威的证书。一个是入网许可证,就是CTA。因为现在没有针对儿童手表的标准,所以都是按照手机来的。第二个是泰尔验室的数据,他是用SAR值来衡量,讲的是人体单位面积的吸收量。刚才提到的SAR值,在国际上有一个美国标准和欧洲标准,美国的标准应该是SAR值要低于1.6W/KG,欧标要低于2W/KG,中国用得欧标2.0。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距离,使用手表时并需要把贴住皮肤使用,根据我们测算辐射值只有iPhone的三百分之一。

小编:糖猫T2在功能上做了哪些新的尝试?

李健涛:对于3岁以上的孩子,家长更关心的是孩子的健康和教育,T2从故事入手尝试。对于孩子世界观的建立是有潜移默化的帮助。之后我们会跟更多的教育机构合作,推送更多的教育的内容。

小编:就是说糖猫T2除了功能性之外,还在做内容方面的东西了?

李良:当每个智能硬件都以服务吸引用户的时候,背后的内容需要联盟。我们与《凯叔讲故事》、贝儿儿歌以及喜马拉雅FM进行了深度合作。最近也在找优质的内容服务商构建生态圈,大家一起在这个平台上做。

后记

目前糖猫在儿童市场中基本处于坐三望一的水平。说到糖猫这个产品,吴滔补充了一个小插曲。他家里有两个小朋友,小姑娘大概5岁,小男孩大概2岁。吴滔在做糖猫的时候,每一个新功能或者周边都会问家里的小公主,而小公主也很配合的给出各种意见。其实糖猫的CEO是吴滔家的小姑娘。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18 18:15:05